新闻资讯

上海应打造全球PPP投融资和资产交易中心

2.jpg

    全球PPP投资需求巨大,PPP发展需要专业人才、金融机构、投资机构、咨询机构、交易机构等要素,而上海已具备这些要素,完全可以利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优势,积极争取国家政策,打造全球PPP投融资中心、全球PPP资产交易中心,引领国际PPP资产配置规则。

  2014年以来,国务院及相关部委就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加快城乡基础和公共服务设施的投资、建设和运营,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出台了配套政策,大力推介PPP项目,部分省市PPP项目投资需求上万亿元,国内新一轮PPP热正在兴起。过去20多年里,上海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管理领域实施了上百个特许经营(PPP)项目,取得了较好成效。今天,上海的基础和公共服务设施相对完善,运营管理水平较高,财力相对雄厚,投融资需求不紧迫,PPP项目较少,但这并不意味着上海在PPP领域无所作为。笔者认为,上海完全可以利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优势,为国内乃至全球PPP的发展发挥独特作用。

  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应有之义

  建设国际金融中心,是国家交给上海的一项重要任务。经过多年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含金量”得到了快速提升,金融业务不断开放创新,市场功能进一步完善,金融机构加速集聚落户。根据“新华-道琼斯国际金融中心发展指数”等指标排名,上海由2010年的第八位上升至2015年与中国香港并列的第五位,国际地位显著提升。到2020年,上海将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基本确立全球性人民币产品创新、交易、定价和清算中心地位。要实现这一宏伟蓝图,PPP或许可以助其一臂之力,尤其是在国内乃至全球PPP模式大规模推广的背景下,两者完全可以相辅相成,互为促进。

  一是全球PPP投融资需求巨大,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带来新机遇。当前,发达国家基础设施老化,亟待投资更新;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较为落后,更需要加大投资力度。G20会议上,中美双方承诺向各自的地方政府宣传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据预测,从2015年到2030年,全球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将达57万亿美元,其中80%为水处理、能源及交通等可采用PPP模式的项目。这意味着全球平均每年的PPP项目投资需求高达3万亿美元,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PPP项目投资需求约1万亿美元,美国基础设施投资需求约5千亿美元。我国仅财政部PPP项目库就有1.12万个项目,总投资需求高达13.5万亿元,2016年已签约落地投资额为2.2万亿元。国际国内PPP投资的海量需求,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需求大,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重要载体,也需要更多的更有实力和影响力的金融、投资、咨询、法律、会计等专业机构,以及专业的金融市场为此提供支撑,而这些都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不可或缺的要素。这些要素如能在上海进一步聚集,将更加有利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二是上海金融机构众多、门类齐全,可为全球PPP发展发挥独特作用。截至2015年年末,上海各类金融单位达1430家,包括货币金融服务单位618家、资本市场服务单位350家、保险业单位382家、在沪经营性外资金融单位达230家。上海2015年金融市场交易总额达到1462.73万亿元,2016年金融市场直接融资额近10万亿元。在全球PPP热兴起的背景下,未来PPP投资需求持续增长,只要政策合理引导,上海的金融机构、金融市场、功能性机构完全可以在PPP融资、PPP资产交易等方面,为全球的PPP发展作出独特贡献。

  三是上海金融业务和市场开放创新,方便PPP项目国际国内双向投资。近年来,上海利用自贸区新一轮金融开放创新试点,推出了40条具体措施,启动了自由贸易账户外币服务功能,2015年内共有42家机构接入分账核算单元体系,跨境人民币结算总额12026.40亿元,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业务收支总额3392.07亿元。应该说,上海是国内金融最为开放的城市,多数国际国内知名企业均在上海设立总部,2015年落户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达到535家,投资性公司312家,同时还有更多的内资企业总部(包括投资性总部)。如此众多的跨国企业总部、内资企业总部聚集上海,为国内企业走出去参与国外PPP项目投资,以及国外企业参与国内PPP项目投资提供了重要的桥梁和纽带。

  上海如何打造

  全球PPP投融资和资产交易中心

  显然,全球PPP投资需求巨大,PPP发展需要专业人才、金融机构、投资机构、咨询机构、交易机构等要素,而上海已经具备这些要素,完全可以利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优势,积极争取国家政策,打造全球PPP投融资中心、全球PPP资产交易中心,引领国际PPP资产配置规则。

  第一,依托强大的金融市场功能,打造全球PPP投融资中心。融资是PPP模式的重要功能,全球PPP融资市场需求巨大,资金成本差异较大。上海可抓住这一机遇,大力吸引世界银行、亚洲基础设施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丝路基金、基础设施专业投资商(基金)等专业机构来沪设立功能性总部或区域总部。打通国际、国内两个融资市场的通道,以便成本较低的国外长期资金参与国内PPP投资,降低国内PPP融资成本,同时也方便国内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PPP项目投资。搭建专业平台和项目对接智慧数据平台,吸引国内外PPP项目政府方来沪设立办事机构,举办PPP国际国内融资论坛和专业的项目推介会,推动政企双方的深入了解,提高PPP项目落地效率,大力吸引PPP项目保险机构总部落后上海。

  第二,依托完善的金融机构体系,打造全球PPP资产交易中心。PPP项目强调政企长期合作,对专业投资商的退出有时间限制,而对财务投资人的退出不应有时间要求,这样更有利于PPP项目规范运作。PPP项目投资的退出渠道包括股权退出、资产证券化(ABS)、资产上市等手段。上海有各类交易机构,完全可以鼓励这些机构发挥自身专业优势,争取国家有关部委的支持,完善交易功能,打造PPP项目人民币资产定价、交易和清算中心,为完善国内PPP投资退出渠道作贡献,也可以支持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第三,发挥金融中心独特影响力,引领国际PPP资产配置规则。PPP资产配置的核心是定价,而PPP资产定价目前缺乏权威规则。因此,上海可早作准备,利用国内PPP项目资源多的市场优势,在PPP项目投资运营标准、融资标准、资产定价规则、交易规则、交割清算规则等方面制定全球标准,使得PPP非标资产通过这些标准,能成为准标准资产而进行交易,提高PPP资产的流动性,引领国际PPP资产配置规则。

[声明]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